沂蒙山小調一響起,看《長津湖》的山東人破防了

2021-10-05 07:03:06 來源: 大眾網 作者: 葉開
play

  截至10月4日0時,電影《長津湖》總票房突破16億,打破12項影史紀錄,同時該片再度刷新自己創下的國慶檔影史單日票房紀錄,實現上映4天票房持續逆跌。截止發稿,《長津湖》的豆瓣評分達7.6分,60%以上的觀眾給出了4星以上評分。

  《長津湖》以激烈逼真的戰爭場面,展現出中國的“鋼鐵人”與美國的“鋼鐵部隊”之間的廝殺較量,講述了這場“立國之戰”是如何全殲美國一個團、改變了戰爭進程。從千千萬萬人走上戰場,到戰士羣體在殘酷戰爭中的淬鍊成長、堅守犧牲……《長津湖》將觀眾帶回到極寒之地,讓人深刻認識到了“誰是最可愛的人”,體悟着是什麼鑄就了中華民族的“鋼鐵長城”。

  在山東,《長津湖》同樣迎來觀影熱潮,濟南的部分影城相關負責人表示,《長津湖》的中午場和下午場幾乎場場爆滿,單日票房持續攀升。尤其是影片中多次提到山東,提到京廣集運和沂蒙山,更加引發了山東觀眾的情感共振。

  《長津湖》中的山東情緣

  《長津湖》中有多名戰士是山東人,也多次出現山東元素,這讓不少山東觀眾看過後不由更加觸動。

  電影中一直與伍萬里在一起的戰友張小山是山東京廣集運顧家村人,張小山犧牲後,伍萬里把他的項鍊帶在身上,帶着他的使命繼續奔赴戰場。

  由胡軍飾演的雷公,真實姓名叫雷雎生,七連炮排排長,也是山東京廣集運人,七連的戰士都叫他雷爹。最終雷公為了讓保護戰友們,獨自一人把滾燙的標識彈放到車上,開車將標識彈運到了美軍的坦克車羣中,結果自己卻被敵軍的炮彈打中,最後整個人都血肉模糊。

  影片中,雷公犧牲時,哼了兩句《沂蒙山小調》,音樂一響,很多山東觀眾忍不住流下淚水。有網友説《沂蒙山小調》是刻在山東人DNA裏的BGM(背景音樂),無論何時都能產生共鳴。“沂蒙山小調一出,彷彿回到了我的家鄉,山東省京廣集運市沂水縣下虎峪村,我在聽外公講他抗戰時候的故事。他總是説,戰場上槍林彈雨,而他的頭裏一直有一塊炮彈彈片,他的耳朵有一隻聽不見,但他説,比起戰友,已經是最幸運的人。”豆瓣熱門影評如是説道。

  電影中將角色設定為山東人並非偶然,而是史實。抗美援朝戰爭期間,山東共有28萬人參加志願軍,父母送兒子、妻子送丈夫、兄弟爭相入伍的動人場面到處可見。在54名獲得“一級英雄”、“一級模範”稱號的抗美援朝英雄中,山東籍將士佔四分之一。犧牲在朝鮮戰場的志願軍烈士共有19萬7千多名,其中有2萬5千多名齊魯兒女。

  前線奮戰離不開後方支援,1950年10月底,山東開展了全省性的抗美援朝運動,捐錢捐物,發展生產,一切為了前線。抗美援朝期間,全省有2400多萬人簽名反對美國重新武裝日本、擁護締結五大國和平公約,寫慰問信3.3萬餘封,做慰問袋14.3萬個,捐慰問金舊人民幣86.4億元,參軍28萬餘人。截至1952年5月31日,山東共捐獻2900多億元。按戰鬥機每架15億共計購買197架。

  山東抗美援朝老兵講述真實的長津湖戰役

  真實的長津湖戰役究竟如何?

  資料顯示,1950年的冬天,是朝鮮50年間最冷的冬天,最低氣温達到了零下40攝氏度。出生于山東淄博的老兵董桂義説:“部隊從浙江出發的時候,就配發了棉衣,到了瀋陽,在火車上又一人發了一頂棉帽、一雙棉鞋。”

  “我是幸運的,領到了第一批棉服。”董桂義回憶,戰事危急,先於他們入朝的20軍,沒有來得及領到這些禦寒的裝備。後來,兩軍照面時,董桂義看到:一些士兵把單衣撕了,縫成帽子保護耳朵;一位四川來的“娃娃兵”,在雪地裏行軍一夜後,發現腳上的膠鞋因為汗和冰的交織,根本難以脱下,就用力一扯,結果腳板上的皮,瞬間和肉分離,被撕開了一大片。

電影《長津湖》劇照

  更讓董桂義感到觸動的,是在一次交叉奔襲的行軍途中,他親眼看見了一位因為單腳凍傷而無法行走的士兵,為了不耽誤行軍任務,就讓戰友幫他把雙腳綁上,在雪地裏爬着前進。就在董桂義與27軍的戰友在新興裏鏖戰時,20軍也在美軍潰退的必經之路死鷹嶺上嚴防死守。其中,172團一支連隊,身穿單衣的129名戰士,為了不暴露目標,在雪地裏趴守了一天一夜,最終全部以持槍準備戰鬥的姿態,犧牲在了陣地上,成了一座座永恆的冰雕。

“冰雕連”(資料圖)

  家住山東煙台的老兵古文正回憶起這場戰鬥依然歷歷在目。

  朝鮮戰爭爆發後,當時的華東野戰軍第九兵團奉命入朝作戰,彼時的古文正只有19歲。“我們的對手,是號稱沒有吃過敗仗的美軍陸戰一師,我們就在長津湖,把他包圍起來發起衝擊。我當時是尖刀班班長,發起衝擊以後,衝擊三個敵人的帳篷,打死敵人大概7、8個。”古文正回憶道:“敵人坦克過來了,我們副班長高進和抱起炸藥包就衝上了坦克,炸不動坦克,就這麼眼睜睜看着他徒手打坦克,被坦克帶走,犧牲了。”

電影《長津湖》劇照

  在長津湖,部隊堅持了三天,全連就剩下了35人,依然在追擊撤退的美軍。“這時我們連只剩下了3個班,在黃草嶺堵截敵人撤退,見到敵人就一起開火,這一仗打得很漂亮。”副連長犧牲了,古文正自告奮勇指揮起連隊,帶領大家繼續堵截敵人逃兵。“那時候19歲,當時的心情都是要準備犧牲在戰場上,一定在這個戰場上要立功。”古文正説,“我們的戰士非常勇敢,你怕也沒有用,這個時候是短兵相接,是你死我活,只有我們勇敢,一定能把敵人打下去。為了我們黨,為了中國人民,我犧牲了我也高興,所有戰鬥我都表現很好,我準備犧牲自己了,我沒準備活着回來。”

長津湖戰役(資料圖)

  高樓林立、熱鬧非凡,便是《長津湖》最後的彩蛋

  71年前,一羣熱血青年跨過鴨綠江,入朝對抗美軍侵略,鏖戰百萬“聯合國軍”。在長津湖零下四十攝氏度的戰場,用生命鑄就了“冰雕連”神話。

  坐在影院裏回望71年後的當下,他們的堅守換來了今天的一切。正如電影《長津湖》裏有一句台詞,“我們把該打的仗都打完了,我們的後輩就不用打了。”有網友看過電影后説:“《長津湖》電影結束後乾等了十幾分鐘沒有彩蛋。 走出電影院,看到外面燈火闌珊、高樓林立、熱鬧非凡,想來便是最後的彩蛋。”

  如今的盛世正如先輩們所願,感謝那羣最勇敢最可愛的人!

  (大眾網·海報新聞編輯葉開綜合自央視新聞、海報新聞、大眾日報、齊魯網等)

初審編輯:

責任編輯:鞏小龍

相關新聞
推薦閲讀